国内新冠疫情结束了吗?再等等吧,等啥呢?

全球疫情越来越严重,累计确诊人数已超1400多万,7月20日米国单日新增达84033,接近整个中国累计确诊人数。
国内却是另一番场景
新增病例清零又出现
大家口罩取下来又戴上……
什么时候生活才能恢复?
都说,等等吧
可是,等啥呢?
等救星降世
要说什么聚集了所有人的希望,那无疑是疫苗。疫苗现在进展如何了?
根据WHO总结,截至2020年7月15日,一共有140个疫苗在临床前阶段,23个疫苗进入临床试验
3期临床试验,以科兴生物的疫苗(上表1号)为例,预计完成时间10月:
来源网址米国临床试验数据库
因此,zui快应该在年底才会出来疫苗。
出来之后就马上可以终结疫情了吗?
并不是的,原因有两点
(1)不少国家并没有疫苗的生产能力,因此需要等待有生产能力的国家满足自身需求之后进行援助;
(2)诸如米国,福奇在接受采访时称有1/3的米国人不愿意接受疫苗,这也将大大影响疫苗的效果。
因此,疫苗虽然是救星,但可能也不会苗到疫除。
等灾星离开
2003年之后,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是我们战胜了SARS,而是SARS放过了我们」,所以一直这一次也有人期待着新冠病毒自行离开。
真的是SARS放过了我们吗?
这样说无疑是在否定当时所有人的奉献与牺牲:
(1)2003年北京市在抗击非典过程中,有9位医务人员以身殉职。他们是武警北京总队医院李晓红、怀柔区首先医院李进惠、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段力军、通州区潞河医院王建华、通州区潞河医院杨涛、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丁秀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王晶、武警北京总队医院李彩尧、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张林国[4]。
(2)在北京,有超过300人被确诊为非典后遗症患者,他们中近一半为当年因公感染非典的医护人员。[5]
WHO曾刊文阐述根除某个传染病,即让它完全消失,需要满足三个条件[6]:
(1)必须提供一种能够阻止传播的有效干预措施,zui好是疫苗。1980年,WHO宣布正式消灭天花,这是首个人类征服的传染病,全世界广泛的疫苗接种被认为是主要原因。
(2)需要易于使用的诊断工具,该工具应具有足够的灵敏度和特异性,以检测可能导致疾病传播的感染水平。
(3)如果人与人之间的传播链中断,则病原体将无法生存。如果存在动物宿主,也必须有干预措施打破动物传播链。
SARS是如何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呢?
(1)SARS仅仅有症状期才有传染性,无症状期是无传染性的[7],隔离有症状者即可有效阻止传播,对比新冠,在发现症状时,就已经感染周围的人了;
(2)SARS当时也有足够的快速诊断工具;
(3)SARS快速找到了当时的中间宿主—果子狸,并扑灭,阻断了从源头蝙蝠再传到人的机会,对比新冠,中间宿主至今不明;
加上全国人民的齐心协力,zui终获得了消灭SARS的胜利,所以期待新冠自己消失,那是不现实的。
等弱者淘汰-群体免疫
对!你没看错,就是之前很火那个英国首相的科学顾问提出来的「群体免疫」。
英国很快放弃了这一政策,而瑞典是坚持了数月的,zui终效果呢?首席专家公开承认之前的政策错误。
目前米国可能也想走这一条路,不过这条路困难重重,已有多篇论文展示出了靠自然感染获得免疫能力不靠谱:
复旦大学和上海公共卫生临床研究中心等机构4月10日在预印版网站medRxiv上发表的一篇zui新论文,研究者对175名康复的轻症患者出院前的血清抗体滴度研究发现:
有30%的患者产生的抗体滴度非常低,有10名康复患者体内的抗体滴度未达到可检出的极限值。
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张政教授团队和清华大学张林琦教授团队分析了8名患者的血清,找到206种抗体,并不是所有抗体都能明显降低降低RBD与ACE2的结合能力。
4月1日,山东大学王培会教授联合济南市传染病医院蒋雪梅团队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发现新冠病毒可以在已经产生了特异性抗体的患者体内长期存在,zui长达36天。
这个研究中,也有一名患者在研究zui后一天(第66天)都没有查到抗体阳性,表明部分患者可能不会产生特异性抗体。
这条路zui终的结果可能有:
(1)死了足够多的人,人口变稀疏了,传播变慢;
(2)感染让所有人都怕了,开始出现人与人自觉地社交距离,传播变慢;
(3)脆弱人口全部死完了,剩下的就是感染后没死的人,但是不少都有后遗症;
(4)N年后,病毒变弱,感染后所有人都能承受。
这条路,等得起吗?
什么也没等,顺其自然
不是每个问题都有答案;
不是每件事情都能解决;
我们不知道怎么,新冠病毒就来了,生活突然变,我们不知道它从哪儿来?
也不知道它走不走?从哪儿走?
正如一首歌里唱的:
答案飘在风中,
飘在风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hufu.net/2286.html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