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不快乐?

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喜欢做一件事情,觉得它有价值,无非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大脑分泌了多巴胺,从而给予我们快乐和满足感。
同样,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一点甜食,有助于改善情绪,原因同样在于多巴胺——它激活了你的奖赏系统,唤醒了你的动力。
那为什么大脑不能时时刻刻都分泌多巴胺,让我们每时每刻都处于“快乐”的状态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让我们感到快乐的,本质上来说,并不是多巴胺本身,而是多巴胺的变化。
这个理论,就是1997年Schultz等人提出的“奖赏预测误差假说”(Rewardpredictionerrorhypothesis)。
这个假说优美而简洁,它揭示了一个极其简单的结论:多巴胺实际起作用的,并不是实际奖赏,而是实际奖赏与预期奖赏之间的“期望差”。
与其说多巴胺标记的是“快乐”,其实不如说,它标记的是“惊喜”,也就是超出预期的奖励和刺激。
所以,我们会说:在人际交往里面,如果一个人长期对另一个人特别好,那么久而久之,这种好就会成为一个常态,对方是感受不到的。
反而,这种好一旦下降了,这种“变化”就会被对方觉察到,从而产生负面的感受。
所以,很多时候,快乐是什么?并不是“我得到了什么”,而是这么一条公式:快乐=(你所得到的-你所期望的)/期望
拥有越多,期望越多,你就越容易索求更多,越加患得患失。同样,你所注意到的,更可能是“失去”,而不是“获得”。
回到前面的分析。
当你第二次开始做这件事情时,你大脑中的多巴胺浓度,从1变成了20,这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
你会发现:从1到20,同样是一个变化,同样产生了“期望差”。
根据前面的内容,有期望差,就存在奖赏。这也就是说:我们第二次做这件事情时,其实已经相当于提前“预支”一部分奖赏了。
那么,预支的这部分奖赏会起到什么作用呢?它会提高你维持、推动这个过程的动机,让你有更强的动力去把它做完,来获取到剩下的80的奖励。
这其实就是“动力”的来源,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自驱”。
自驱力来源于什么呢?一是意外的惊喜,它起到了定向的作用;二是预支的奖赏,它起到了推动的作用。两者结合起来,就形成了强有力的驱动力。
所以,为什么说这个时代,有些人会把“丧”经常挂在嘴边?
一方面,我们的生活太过单调,太过一成不变,每一天几乎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都在重复自己过往的模式,缺乏意外和惊喜,也缺乏能够吸引你为之奋斗的目标。
而另一方面,整个大环境,又往往充满不确定性。每当我们想尝试一些改变,想踏出一步时,就很容易迷失在这种不确定性之中。
这就导致了,这个自驱的回路,哪怕能转动,也很难持续地运转下去,不断强化你的探索动力。
为什么说希望至美?因为,希望的本质是什么,是可能性。
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处境,始终相信“会有好事发生”,始终知道有那么一些路径,是可以尝试的,可以带给你“惊喜”的——这才是zui令我们心驰神往的。
但大脑又有一个根本的需求:追求稳定。
实际上,我们可以说:稳定和不稳定,是大脑一对zui根本、zui永恒的矛盾。大脑从稳定中获得安心,又从不稳定中得到锻炼。
只有把这两者结合起来,让大脑不断地“把不稳定变成稳定”,继而去面对新的“不稳定”,才是一种良好的状态。
好的生活应当是这样的:基于一个稳定的形态上,不断地迎接新的变化,新的可能性,让自己不断地吸纳“惊喜”。
换言之:从不变中得到满足,从变化中得到增长。
这样的生活,才有生命力。

欢迎来电垂询产品,电话/微信:153-1885-3676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网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ihufu.net/2428.html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QQ客服
Call Now Button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