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原研药卖高价 为了研发新药

新华社发文,说出了原研药贵的“秘密”。

 

  实际上,研究一款新药,尤其是像格列卫这种对控制白血病有显著作用的药,通常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巨额的资金。

 

  以格列卫为例,从发现靶点到获批上市,这款药耗费了约50年,制药企业诺华投资超过50亿美元,成就了数位美国科学院院士,还催生了不少医学上的重大发现。

 

  为了有动力和资金基础去研发下一款药品,药企必须要在专利期内把专利卖出高价,尽可能多地获取利润。根据相关法规,专利药存在保护期限,只要期限一过,仿制药就可以合法生产。

 

  这样一来,“正版药”价格将遭遇“断崖式跌落”,也就不再能为药企赚大钱了。所以说,只要一种药物在专利期内,大部分国家的患者都吃不到便宜药。

 

  另外还有药品经手渠道多,以及抗癌药 “靶向药时代”后,在治疗效果好的同时,价格普遍较高高等原因。

 

 

 来源:新华社

 

  ▍印度的强仿之路,中国不走

 

  至于说印度药为什么便宜?是因为印度适用于专利强制许可:当专利危害到居民健康和国家安全的时候,国家有权不经过专利所有者的同意,将它强制许可给本国生产厂家来进行强制仿制,这能够防止落后国家因为买不起专利药而无法保证国民基本医疗和国家安全。

 

  中国民众想要买到便宜药,走印度“强仿路线”是不可行的。中国目前没有通过对任何一种专利药物实施强制许可来降低药价。唯一的途径就是政府通过相关政策及医保谈判,降低药品价格。

 

  实际上,政府已经在做,并且会持续做下去。必须要说的是,电影讲述的故事,发生在10多年前。今非昔比。

 

  ▍国家谈判,保障民众用上便宜药

 

  2016年以来,原国家卫计委、人社部针对部分专利、独家药品,分别组织开展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和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第一、二批谈判目录共有39个谈判品种平均降价50%以上,并已全部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的达到70%,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际市场价格。如赫赛汀:

 

  

来源:新华网

 

  此后,各地政府积极响应,将谈判药品纳入医保,并制定鼓励使用的政策,截止目前,全国已有天津、海南、宁夏等22省明确该要求国家谈判药品不纳入药占比或单独核算要求。

 

  甚至有企业表示“没想到从国家到地方的医保落地速度如此快,完全超出了企业的准备”。

 

  ▍降价窗口继续打开,总理4次关注

 

  关乎民众的事,总理很关注,抗癌药降价就是其中一项。今年以来,从全国两会到国务院常务会议,总理4次谈及,并督促抗癌药降价。

 

  各种信息显示,抗癌药的降价窗口将再次打开。在6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确定了:

 

  有序加快境外已上市新药在境内上市审批。对治疗罕见病的药品和防治严重危及生命疾病的部分药品简化上市要求,可提交境外取得的全部研究资料等直接申报上市,监管部门分别在3个月、6个月内审结。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找我买药的人少了

 

  未来,还将有一揽子配套政策加快落地,包括加快境外新药上市进程、激励药品创新和仿制、完善医保准入机制等,更大空间的医药降费值得期待。

 

  的确是今非昔比,正如日前《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在接受采访时说的“现在找我买药的人少了,是好事。”

相关文章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