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药企纷纷“抢滩”中国 “钱景”究竟如何

在中国医药市场,国际上知名的制药商和投资者可谓群贤毕至(All in),因为他们豪赌通过将创新性新药带给一直以来没什么选择的中国病人而大赚特赚。然而,中国的医疗体系与美国有很大不同,药企如何才能从在中国市场掘金?近日,美国医药媒体Stat刊文,邀请专家对中国的医保支付场景进行了分析勾勒。文章认为,中国在崛起为生物科技强国的同时,也将会变成应对药物定价棘手挑战的下一个前沿阵地,这篇文章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旁观者清”的独特视角。

 

  在中国谁是创新药真正的买单方?

 

  在中国,药品的支付方主要有三大渠道。

 

  其一,在中国极少数人的药费通过个人商业健康保险(private insurance)支付,商业健康险通常是由跨国公司或大型中国企业等雇主资助购买。据信,大约5%的中国人拥有私人医疗保险,不过随着中国白领阶层不断壮大,这一数字正在不断攀升。

 

  其二,病人自负。这也是目前创新性新药得以支付的主要方式。对药品自付费的病人通过病人救助计划得到一些经济救助。在美国,病人救助计划通常是减免未参保或保额不足病人的共付费用(Copay),而在中国,跨国药企为了用药可及性,会给自付费病人折扣价。比如,对一款需要服用六个月的药物,一名中国病人或许会达成“买四个月药量,免费送两个月药量”的方案,而药企方会补贴费用。

 

  其三,国家医保。中国是单一支付者的医保体系,可以将其同美国针对老年人的Medicare计划相比,然而存在一些关键差异。比如中国的医保体系保障的人口更多,如今为95%的全国人口提供基本医保,然而却缺乏与美国补充医疗保险(Medigap)相类似的保险计划,而美国病人可以通过购买Medigap以支付Medicare未能覆盖的医疗费用。如果中国政府愿意将一款药物纳入医保,中国病人或许需要支付20%的共付金额,同一些加入Medicare的美国病人的共付金额比例相当。

 

  创新药如何进入政府的医保体系?

 

  最重要的一步是进入“国家医保目录”(National Reimbursable Drugs List)。但是,中国政府却仅对很少的新药买单,历史上看,一款新药需要很多年才能征得政府同意纳入医保目录,有些时候一些药物直到有仿制药面世还未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不过Stat也承认,如今,新药纳入医保目录的进程在加速。 Steve Rosen是跟踪中国生物科技以及药品市场准入趋势的咨询公司Simon-Kucher& Partners 的高级合伙人,他表示,当创新性新药打入中国市场时,“当一款新药面世一年到两三年后,政府部门可能就会邀请其进行医保谈判。”

 

  大多数情况,医保谈判会导致药企对新药进行降价,有时候甚至是非常大幅度降价,以换取在“国家医保目录”中占据“令人垂涎”的一席之地。

 

  新药纳入医保目录后就万事大吉吗?

 

  远非如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是关键的一步,但是制药商还需要说服30多个省(区市)对其药品进行采购支付,而这一代价很高。

 

  这里面的麻烦在于,并非所有省份“生而平等”:贫穷省份付费能力有限,而且一些省份试图给予当地制药商定价优势,不过却是以外来者的利益为代价。这样的结果是,同一种药物在中国许多省份价格会有显着差异。

 

  康桥资本总经理曹武雄常驻美国波士顿,他表示,针对这种状况,一些药企采取的策略是干脆放弃那些无法如愿掌控药价的省份,因为他们担忧这样会开创低价的先例,而被其他省份在谈判时作为例证援引。

 

  接下来,制药商必须面对另一个挑战:说服在中国医疗卫生体系占主导地位的众多医院优先开具自家处方药品,有时候以药品降价作为交换。曹武雄认为:“真正的战斗是发生在医院层面。”曹武雄表示,这是“你死我活”的战斗,许多药企不得不直白地说出目标:“确保自家药品进入医院的处方单,而竞争对手的药品被挤出去。”

 

  中国是否具备确保创新有人买单的条件?

 

  很遗憾,Stat的结论是:还没有。

 

  Brad Loncar是生物科技领域投资者,还创设了一个追踪中国蓬勃发展的生物医药行业的市场指数,他表示:在中国“四到五个因素在恰当时候汇聚,表明中国或将拥有真正腾飞的生物科技行业。在我看来,缺失的一环是补偿激励。”

 

  当其他创新性药物被引入中国市场时,定价上发生了什么?

 

  为了让病人用上更多的新药,去年中国一口气在全国医保目录新增了36款药物,包括治疗糖尿病、癌症和心脏病的全球畅销药。其中有罗氏的畅销肿瘤药物贝伐单抗。该款药物刚进入中国市场时,罗氏的定价是每个疗程11600美元,而且几乎全是由自付费中国病人购买。这也意味着几乎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这一价格。为新增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罗氏同意降价62%至4400美元每个疗程。

 

  中国正在到来的癌症免疫疗法热潮中,将会怎样定价?

 

  分析人士预测,制药商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MS)对中国首款获批的癌症免疫疗法药物Opdivo的定价会在6万美元到9万美元之间,这比Opdivo在美国的价格15.7万美元已经低很多,但仍超出大多数自付费中国病人。BMS公司发言人 Priyanka Shah表示,正处于向中国监管机构提交Opdivo“定价材料”的过程中。她说,Opdivo在中国市场的定价,将考虑进药品的价值、让中国病人可承受以及中国尚待满足的巨大需求等诸多因素。

 

  Opdivo是一种PD-1抑制剂免疫疗法药物。目前还有其他四家制药商向中国药品监管机构递交了自家的PD-1抑制剂癌症药物上市申请,在中国处于临床研发阶段的PD-1抑制剂免疫疗法药物多达数十款。Hogg对中国PD-1抑制剂免疫疗法药物市场前景表示担忧。他说:“在中国PD-1抑制剂免疫疗法药物的价格跌破底线的风险很可能大于西方。如果你所看到的都是表现雷同的药品,不管是从疗效的角度,还是从安全性的角度,我认为这很可能演变成跌落到底的价格战。”

 

  我们会看到中国的药价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攀升吗?

 

  不要痴心妄想。总体上说,中国的药价随着时间推移会下降,而且是大降以换取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欧洲市场所发生的可作殷鉴。与之相对,过去几年美国药价飙升,以至于频频登上报纸头条,这几乎是美国所特有的现象。

相关文章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