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了!这份药品招标方案挂网不到一天就消失?

24日下午2时许,“2018年武进区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竞价、议价、限价挂网及急(抢)救、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谈判报名公告”忽然神奇地从官网上被撤掉了,是技术原因?还是政策修定原因?究竟为何被撤,这未解之谜谁也说不清楚,总之,这份挂网不到一天的议价方案,就这么“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有可能这份方案会再和我们见面,也有可能以后都不再出现了。

 

  5月23日,江苏常州市发布“2018年武进区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竞价、议价、限价挂网及急(抢)救、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谈判报名公告”(简称“公告”),《公告》要求,武进医疗集团所有成员单位要集中组织开展采购谈判,谈判范围包括入围2018年常州市竞价、议价、限价挂网药品目录及2016年常州市急(抢)救、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目录且经武进医疗集团成员单位确认有临床使用需求同时上报的产品。采购谈判采取现场人机对话,在指定区域登录武进区公立医疗卫生机构药品医用耗材集中采购价格谈判系统进行价格谈判。

 

  根据上述通知分析,笔者认为,武进区拟开展的集中价格谈判就是某种意义上的“三次议价”!

 

  2017年,根据《2015年江苏省药品集中采购采购文件》政策要求,江苏省正式先后公布了2015年江苏省药品集中采购竞价、议价采购入围产品(第一批+第二批)(省级入围,属第一次竞价议价),今年4月17日,江苏省常州市经过集中采购程序,正式公布了《竞价、议价、限价挂网药品集中采购入围产品目录》(片区中标,属第二次议价)。再加上近日常州市武进区开展的集中采购,常州市武进区理论上迎来的是“第三次议价”。

 

  如果有观点认为,“省级入围+片区确标”的模式只能算是“一次议价”不能称之为“二次议价”,那么,《2015年江苏省药品集中采购实施方案》则是从政策层面禁止医疗机构开展二次议价的,《方案》中是这样表述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必须按规定比例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在规定时间内编制采购订单,通过采购平台采购成交确认的药品,与生产经营企业签署《医疗卫生机构医药产品廉洁购销合同》,不得采购入围目录外的产品,不得与企业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也不得进行‘二次议价’。”

 

  此次武进区的公告,明确要求,生产经营企业需要填报“自报让利率”,所谓“自报让利率”就是产品让利价格与入围价的比值。2016年11月8日,《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推广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若干意见》要求,所有的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而业内取消加成后减少的合理收入,主要是通过调整医疗技术服务价格、增加政府补助以及医院节约成本等多方共担。在各地的补偿方法中,一般价格调整补偿70%到85%,政府投入补偿10%至20%,其它的由医院自身消化。但是,从实际来看,价格的调整和财政补贴的及时到位,影响医院的整体运营和发展,也会影响药企。总之,药品零加成后,由于医院收入减少,为弥补损失,医院只能要求药企返利。

 

  同时,根据此次武进区的《公告》,下一步还要进行现场人机对话进行价格谈判,预计要在常州市中标的基础上,药价还要进一步下滑,考虑到南京地区已经陆续开展药品价格谈判,由点到面的价格波动背景之下,药企的经营日子并不好过。但就在今天下午2时许,“2018年武进区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竞价、议价、限价挂网及急(抢)救、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谈判报名公告”忽然神奇地从官网上被撤掉了,是技术原因?还是政策修定原因?究竟为何被撤,这未解之谜谁也说不清楚,总之,这份挂网不到一天的议价方案,就这么“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有可能这份方案会再和我们见面,也有可能以后都不再出现了。

 

  附部分省市二次议价情况:

相关文章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