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数百家药企在甩卖!

今天做药很难,明天会更难。不知同样身在医药行业的你,是否有这感觉?

 

  近日,有业内人士给笔者发来一则消息,称其当地又有药厂要被卖掉了。并且表示,在医药行业,目前这种情况已是司空见惯。

 

  笔者带着疑惑,在网上搜索了一番,并且咨询相关业内人士,发现这种情况真的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多!无论是中药饮片、中成药还是化药,又或者是商业公司。

 

  譬如,“一家利润2000万的妇科特色制药企业待转让”、“华东地区一家利润1000万的医药原料药、中间体融资”、“净利润2000万,中成药企业整体转让”、“山西省某小型口服化药厂转让!整体3000万”……这样的转让信息比比皆是。

 

  业界人士分析,正在寻求转让的,预计在数百家以上。

 

  

(信息来源:网络)

 

  ▍80%的药企活不下去了

 

  早在2015年,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曾表示,如果向全国推行三明医改方案,2013年全国实际发生的药品费用5268.8亿元,就会缩减到2792.5亿元,挤掉了2476.3亿元的药价水分,大概等于一个二线城市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这相当于要死掉80%的医药企业。

 

  如今已经来到了2018年。过去的2017年,对医药人来讲可谓是天翻地覆、诚惶诚恐、疲于应付。我们也看到,朱恒鹏那句“80%的药企活不下去了”的预言,正在慢慢兑现。

 

  根据工信部数据,截止到2016年底,制药企业还有4800多家,其中80%以上的企业属于中小企业,大多数企业年营业额不超过一个亿。在医药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的大趋势下,未来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医药企业的将大批消失!

 

  ▍两票制下,上万家药商正在消亡

 

  有业内人士向笔者表示,国内医药公司的数量是13000多家,但相信两票制推行的3—5年后,可能也就只会剩下3000家了。

 

  两票制是药品从药厂卖到药商开一次发票,药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多票,以减少流通环节。截至目前,两票制陆续在全国各省落地,涉及数以万计的公立医疗机构。药品流通由此发生了深刻变化。

 

  牵一发而动全身,由于开票次数受到严格限制,药品购销资金流、票流大为缩短,给大大小小的药品流通企业带了空前的压力,包括正常配送、资金运转、并购和被并购等等。例如福建省,正是通过两票制,提高了商业集中度,从原来的上百家商业整合为11家具有合法配送药品至医院的商业公司。

 

  此前,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牛正乾在接受笔者访问时表示,如果按目前“两票制”政策严格执行,导致3000家到6000家医药商业公司倒闭是有可能的。

 

  ▍药厂最后将只剩1000家

 

  在说药厂消失之前,我们先来聊一聊供给侧改革。

 

  我们在经历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飞速发展后,由原来缺医少药的物质稀缺年代经过迅速发展迅速壮大,基本的物质需求得到了满足。但是紧随其来的,是低端产能过剩以及传统行业的过剩。

 

  笔者联想到,电影《厉害了我的国》提到世界排名前五的吞吐量大港–洋山港。这已经实现了全自动化,整个码头只需要8个人,在办公室就能指挥整个码头全自动化运作。

 

  这正是供给侧改革的成果。供给侧改革的定义是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去库存、补短板。而这放我们身处的医药行业,恰恰也是这样子。

 

  医药供给侧出现了什么问题?最大问题是产品结构不合理,市场迫切需要的创新药品不足,低端药品又重复生产严重,而市场需求总量是有限的,供过于求,就注定有一批药企要出局。

 

  具体到政策引导上,无论药品招标、医保控费,还是一致性评价,都将促使药企对其产品结构进行调整,以适当市场需求;但不少药企无法适当调整,自身改革跟不上,也必将出局。

 

  1、招标限制

 

  药企对招标带来改变的感受最为直接,本轮影响可以回溯至3年前——2015年是招标大年,也是治理招标乱象、规范管理之年。本次招标与以往相比另一个不同点在于,打破了以往对剂型和规格不限制的状况,进一步提升药品质量和有序管理。

 

  2015年卫计委发布的《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国卫药政发〔2015〕70号),提出了新的一品两剂型三常用规格要求。正是为了理顺多个剂型竞争下的企业竞争混乱局面,提升药企的质量和扶持药企集中度,抛弃中小差企业。从剂型和规格上都做了限制,突然缩小范围就预示着部分规格要退出市场。

 

  2、医保控费

 

  除了药品招标,对于药企有重要影响的,还有控费。

 

  此前,九州通集团董事长刘宝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保控费将是2018年医改的第一重头戏。”他认为, 2018年乃至未来几年,医保控费的力度进一步加强是必然趋势,整个医药行业再也不可能像过去几年那样快速增长了。

 

  针对医保控费,牛正乾也表示,在医保支付改革下,医院给医保患者在诊疗过程中使用的药品,成为了医院的费用成本,销售药品也不再是医院的利润来源。同样,在医院开源节流保障盈余的利益驱动下,将促使医生少用药品、使用性价比高的廉价药品,降低药品费用支出则成为医院增加利益的直接动力。

 

  这样,自然就导致那些临床上没有什么疗效的、高价的“安全无效药”等药品,彻底从医院市场消失。

 

  3、一致性评价

 

  无论此前业界对于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有多少评论,如今在2018年底大限之前务必完成一致性评价已成为事实。

 

  此前,全国人大代表、亚宝药业董事长任武贤对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仅有数百家临床机构,如果17000个基药批号排队开展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对于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这个实施的压力非常大。

 

  据了解,一致性评价将来的价格将在500万以上,这样资金投入是非常大的。再加上前期基础研究的成本,一个产品下来没有800万左右是出不来的。完成一个品种一致性评价的成本如此之高,对于不少药企来说,尤其是品种多的药企来说,成本难以负担。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致性评价将绞杀国产仿制药企业,大批中小企业、一些品种或将会因一致性评价而死去。

 

  事实上,导致药企、药商消失的原因还有很多,由于文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列举。如果您有更多的看法,欢迎留言探讨。

 

  最后,来个前后呼应吧。今天做药很难,明天,会更难!

相关文章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
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