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业史(小说)一零八

待到胖子丁主任起床时,已是近中午的时分了。黄小姐从冰厢里拿了豆荚与韭菜等青货,喊侯振江过来,一起在厅里,边择菜,边聊着天。对面墙上的液晶电视正开着,播放出的声音,全是粤语,侯振江连一句也听不懂。幸而有字幕,即便如听一通鸟语,他也可以从一闪而过的一排文字,知晓个梗概了。黄小姐倒是亲切,择菜的时候,随意地与侯振江唠着嗑。话题也是自由的,一忽而问路上的情况,一忽而说些家里的事情,让侯振江渐渐地,也不再拘谨了。侯振江从聊天中得知,黄小姐是湖北人,她家所在的县,地处鄂豫皖交界处,贫穷,治安亦乱。她们那儿的人,多半是到广东来打工的,她也是在早几年,大专一毕业,就过来广州这边了。她以前曾在一家台资企业工作,只是工作太忙,压力也大。黄小姐在集水公司广州办上班,已有近两年的时间了,这里平时也不太忙,只是记记帐,接接电话,就这些简单的事情。黄小姐有个姐姐在南沙市,姐夫在南沙市办了个砂纸小厂,从老家带的二十来个工人,忙得日夜不息,可见生意有多兴旺了。姐夫喊她去管理厂子,黄小姐嫌弃那里环境嘈杂,又全然不是正规军,就坚辞勿去,宁愿在外干的自由。侯振江初来乍到,难得有人能推心置腹一翻,陈年趣事也就不免抖一点出来,否则也对不起别人的一顿掏心掏肺了。那个四川人,瘦子业务员,趁周末,出去访友了。择好菜,黄小姐与侯振江,又一同入了厨房,一个洗,另一个切完,就开始炒。水声哗哗响,案板叮咚鸣,还有零星的笑语欢声,侯振江似乎已忘记了,新到一个地方的吉凶隐伏。胖子丁主任,晃着一身白肉,粗短的脖子从厨房门边伸进来,一脸的嬉笑问:饭好了没?肚子快饿通了。哇!味好正。说罢,便将那粗圆的指爪探向盘里,两指捏了一块菜,放进张开的两片厚嘴唇里。黄小姐见状,举手欲打的样子,口里是一连声的嗔骂:死懒鬼,睡一上午,现在才晓得饿了,还想吃现成的,一点忙也帮不上。丁胖子冲黄小姐做了个鬼脸,又坐回沙发上,无趣地看电视了。侯振江惊讶于黄何以敢用如此的言语叱骂丁胖子。黄小姐似觉得,刚才在侯振江这个外人面前,有所失言,面上不免显出一丝尴尬的神色。侯振江借机叉开了话题,无来由地又扯起了广州的天气。黄小姐这时已是面色沉静如初了,方才的凌人之气也已荡之一空。她边炒菜,边又说起了广州的气候。她说,到广州不必带棉衣,这里的冬天,至多也是相当于你们江苏的秋天。四季都是热烘烘的,除了太阳多,就是花花草草多,四时皆绿,满城是花。广州可是个好地方,处处是商机,遍地有金拾呢,就看你勤不勤快,运气如何了。侯振江附和道:就是呢,这里天气暖,适于花草树木的繁盛生长,财运之果才满枝皆是呀。不知广州这块宝地,能否收留下我一个无名的外来淘金者了。饭菜很快就做好了,侯振江把黄小姐盛好的饭菜,一一端到沙发前的茶几上,三个人就边吃饭,边聊天,还一边看着电视节目。有一道腊肉炒大蒜的菜,很合大家的味口,只消一会,就被吃光了。腊肉是黄小姐上次从湖北老家带来的,口感真是好极了。丁胖子确是好味口,恋着这盘炒腊肉,他一连吃了三小碗米饭,方才罢休。丁胖子肚子更圆鼓了,他接连打了几个饱嗝,忙掩饰地抹了抹嘴,冲侯振江狡黠地一笑:黄小姐的手艺怎么样?呆久了,你也会吃成个胖子啦。侯振江说:也许吧,我还真想多长些肉在身上,不然,太单薄了。黄小姐接过话揶揄丁胖子道:哪个像你,胖得连个门都快挤不进了,一天到晚,贪吃不动的,跟个土财主似的。侯振江努力忍住将要脱口的笑,看着丁胖子又显出了的尴尬样,心里嘀咕着:这世间,真是有一物降一物的呀。

吃罢饭,又看了会电视,侯振江说,想出去蹓达一下,也好熟悉一下周边环境。丁胖子搭腔说:可不要走远了,广州不比江苏,治安不好,街上有时也挺乱的。黄小姐特意叮嘱:这里的联防队,经常上街查暂住证,你可要小心!侯振江说,谢谢你们的提醒,我不走远,我也会小心注意的。出了小区,是一条窄巷,侯振江好奇地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一切。这里的小卖部却叫士多店,本地人穿凉鞋时爱穿袜子,真是和北方的城市不同。他沿着逼仄的小巷,拐出去,往左是一条小街,深深地,又弯曲,两旁尽是些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小铺。往右,走出去两百米,就是一条车流汹涌的东西向的主干道。向西是去往黄浦的,向东则可以到达天河广场。侯振江再往四周漫步而去,不远处有家规模稍大些的超市,轰鸣的音乐,嘶吼着摇滚歌手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超市门口,有一个卖电池的小摊。一位瘦弱的少女,热情地向路人招徕着生意。侯振江仔细打量了一眼这个卖电池的小摊,不同型号的电池,规整地摆放在小推车的盖板上。四面是印了广告的彩纸,小姑娘在卖力地呦喝着。侯振江原想停下和小姑娘聊聊天的,却不由自主地进了超市里。超市里也并无特别之处,只是货架上,有许多凉茶和菠萝啤,引起了他的注意。出来时,侯振江正品尝着一罐买来的菠萝啤,甜丝丝的,一点啤酒味也没有。他想,这充其量就是罐子饮料吗,偏要冒充啤酒来唬人,真是搞不懂。侯振江又往里走了一截,在叉路口边,是一处派出所。再走一百来米,便是一座架在河涌上的石拱桥,行人往来不绝。他还想再走走,这浑身总也使不尽的精力,也该找个地方消磨消磨吧。

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构成社商用,纯属分享。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本站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