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乡从事电商直播的年轻人

“欢迎老朋友、新朋友来到直播间,今天带大家在咱们650亩辣椒种植基地,了解一下青线椒……”每年的9月是辣椒上市期,长势喜人的火红辣椒掩映在浓密枝叶间,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会龙镇的辣椒种植基地一派“火辣辣”丰收景象。每到这时,从阜南县走出的大学生、90后王传宝就穿梭在这片“辣椒海”中,举着手机一边拍摄展示鲜艳欲滴的辣椒,一边和直播间网友互动。团队成员则忙着采摘、装袋、称重、发货,田地里一片繁忙。

“在种植基地直播,能生动形象展示辣椒新鲜度,有利于提升消费者信任度。”王传宝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辣椒上市期间最为忙碌,平均一天有2000多笔订单。在“万物可直播、人人能带货”的时代,从事过媒体、文案创意策划、餐饮等工作的王传宝感慨,“做电商直播可不是件容易事”。4年前第一次开播的他,对着屏幕一直在诉说自己的理想,两个多小时中,直播间观看人数寥寥无几,最终没卖出去一单。

目前,直播行业备受年轻人青睐。2023年3月2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23)》显示,2022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7.51亿。《短视频直播机构中新青年群体就业情况调查报告》一项调研结果显示:年龄段20到30岁、拥有大专(高职)及以上学历的年轻人,成为短视频直播的核心人员构成。

如今,不仅在城市,不少县乡的年轻人也做起了电商直播,他们的生存状态和执着探索更引人关注。

迎着直播技术新风口探索自我

“虽丰收却没有喜悦。”2017年春种农忙时节,正值莲藕丰收季。但受天气、挖藕工短缺等不利因素影响,王传宝堂哥承包的千亩莲藕遭遇滞销。27岁的王传宝返乡创业,得知此事的他帮堂哥在网上寻找销售渠道,并挨个打藕罐头包装上的厂家电话,但收效甚微。后来他在一个农产品批发平台上开拓出线上销路,联系上一大批蔬菜批发商,当年滞销的莲藕陆续卖完。

王传宝意识到,像堂哥这样用心种植却为销路发愁的农民不在少数,他萌生了通过电商直播把本地农产品从田间地头“直达”百姓餐桌的念头。得知家乡阜南县的商务局正开展免费电商培训班,王传宝立刻报名。电商培训班的同学中,有人有着丰富电商运营经验,有人有农产品种植基地,王传宝和几位同学都有通过电商平台为家乡卖农货的想法,于是他们创办了一个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阜南县会龙镇是全国闻名的“辣椒之乡”,大伙准备直播带货主推销售家乡果大肉厚、色泽鲜亮的辣椒。

王传宝只是县乡从事电商直播年轻人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农村电商迅猛发展。为深入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2021年,《关于开展2021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的通知》明确,中央财政继续支持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实施“数商兴农”工程,推进电子商务进乡村,促进农副产品直播带货规范健康发展。

85后吕凯的家乡湖北省黄冈市也在大力推动电子商务发展,多地入选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2011年,因父亲身体不好,吕凯放弃高薪工作,结束8年北漂生涯返乡就业。2017年,因有过数据库管理、商业培训等工作经历,他入职湖北农夫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一名培训讲师,面向农村创业青年、城镇待业青年等群体,培训电商知识、短视频直播等课程内容。

每天奔走于村县之间,6年来,吕凯培训2万多人,既有农民、工厂员工、个体户,也有在家带娃的年轻宝妈。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县乡对电商感兴趣的群体通过互联网“走”出去。吕凯发现,除主动报名培训的年轻人外,在县乡已有电商经验的年轻人也会加入培训队伍,“他们不仅为了学习,也为筛选人才壮大团队。”

数字经济时代,电商产业乘风而起,在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青年学者孙萍看来,县乡尝试电商直播的年轻人中,部分年轻人不太喜欢大城市特别内卷的生活,所以回家乡尝试新事物;部分年轻人因学历、经历等客观限制回乡创业;更多的年轻人则是想趁着直播技术的新风口探索自我。

过去3年,孙萍和团队去了直播培训供应链相对成熟的浙江义乌、从贫困县到直播大县的振兴样本河南焦作等地,接触到不少从事电商直播的年轻人,她发现“电商是很残酷的一件事情,不是人人都能做起来的”。

变化莫测的电商环境风险不小

对王传宝来说,电商直播确实不是易事。初期直播带货家乡辣椒时就遇上麻烦事,辣椒保鲜要求高,喜温又忌高温,喜光又不耐强光,“辣椒非常难伺候,需投入很多精力做好供应链”。

起初直播卖青线椒,皮薄鲜嫩口感好,吸引很多客户回购。但令王传宝苦恼的是,很多客户再回购时,青线椒已到了下一茬了,辣度比之前高,无法满足顾客口味,不少顾客反馈售后问题。大伙讨论后把青线椒下架,换成辣度差异小的皱皮辣椒,同时上架可在阳台种植的辣椒苗。王传宝觉察到,直播带货也大有讲究,需不断寻找用户市场,才能破局直播带货困境。

解决直播带货的品种痛点后,王传宝又碰到新困难:不知该如何吸引粉丝把直播间做起来。他不时到各大直播间学习直播方法,起初摸出一些门道,实践后效果不错,“但直播平台规则千变万化,没过多久门道又不适用了”。对此,他和团队会去一些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基地走访,学习借鉴先进的经验做法。

吕凯培训电商直播课程时发现,不少县乡年轻人对电商直播颇感兴趣。经培训后,有返乡创业的90后年轻夫妻直播卖宠物磨牙棒,有年轻宝妈直播卖家乡腌制的咸菜、豆腐乳等。培训学员中,也有一些成功案例。34岁的“鸡蛋姐”王素美刚开始做视频号直播没多久,在一次直播中就卖了4000多元鸡蛋,现在直播订单量在不断增长。电商直播有成功案例,失败案例更多。“每两百人里,能有两三个能坚持做直播就不错了。”吕凯说。

孙萍剖析,县乡许多从事电商直播的年轻人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但面对变化莫测的电商环境,创业失败的风险也不小,“如果两三年做不起来,支撑下去的持续性会大大减弱。”在孙萍看来,直播是个高强度、长时段的劳动,关键词是“人、货、场”。

孙萍介绍,她和团队在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认识做视频号的主播张小姐,每天早上6点半上播,连续播4小时,休息一个多小时后,中午12点继续上播,再播4小时。下播后,会学习当天热门直播间的话术和套路。张小姐告诉孙萍,主播看着“很香”,但竞争压力很大,需营造带货气氛,具备讲解、亲和度、应变、复盘等能力。

走过的弯路、踩过的坑,都要当作养分

“直播非常花时间,前前后后得做不少准备工作。”虽每次直播2小时至4小时能卖1000多单,但辣椒单价低,收入也不高。王传宝意识到,不能光靠直播销售辣椒,需多维度打开电商市场。在开展直播同时,他开始在某购物平台开设线上店铺,至今收获7万粉丝,帮助当地农民销售会龙辣椒、地城莲藕等多种特产,店铺复购率也不错。同时,王传宝还积极开拓同城团购、社区团购等线上销售渠道。

“走过很多弯路,踩过很多坑,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根据市场不断转变思维。”王传宝直言,仅靠几个人通过电商直播宣传家乡农产品,力量有限效果不佳。自2022年下半年起,王传宝开始走访周边乡镇,帮助200多人免费培训同城团购、开设线上店铺等电商运营技巧。每到农产品集中上市时,参与培训的年轻人都会积极用直播、短视频等方式共同发力,为家乡农产品宣传。

作为一名新农人,下一步王传宝将和一群学农业的大学生开展“同耕计划”,打造优质农业品牌,并带领更多本地农户将种植的农特产,通过电商平台发往全国各地。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直播电商话题热度不减。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宜兴市西渚镇白塔村党总支书记欧阳华建议利用好直播电商,带动群众返乡就业创业,积极培养和发掘农村直播带头人,打造乡村直播IP。全国人大代表、甘肃陇南市徽县水阳镇石滩村妇联主席梁倩娟,建议地方政府进一步支持和鼓励农村电商专业化、规模化和产业化发展,让优质产品、优质主播获得更多流量与扶持。

“电商直播是特别苛刻的工作,是需要投入高强度、长时段的劳动。”在孙萍看来,一个地方如果想发展电商,就要把直播培训、带货主播、供货商户这三方面对接起来。要有商业嗅觉,抓住“风口”顺风而上,同时要确立非常精确的客户画像,进行精准销售。

孙萍称,像王传宝这样的年轻人有很多,他们是县乡语境下的“创客”,在数字经济发展中,具有创业精神和自我能动性,希望通过不断努力展现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的意愿,而其中的挫折、代价、心酸也是成长中必然的付出和历练。(记者 先藕洁 韩飏)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构成社商用,纯属分享。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本站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