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2009—第二章 创业时代,我们来了

我站在大厦的最顶层,好像没有一丝风,又好像是有一阵阵的狂风。阳光好刺眼,只能闭上眼,慢慢地挪动脚步,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耳边没有一丁点喧闹,我听见心脏跳得很瓷实。再往前迈上一大步,整个身体探出了大厦,居然没有掉落,却飘了起来,眼前是一片安详柔和的白光,时光像倒带一样极速地往回走……

我叫陈江东,熟悉我的人都叫我刀子;大学毕业就考进了让人羡慕的单位,成了体制内的一颗螺丝钉。今年是2009年,来到单位的第6年,如愿地做了团委副书记,如果不是好哥们林又宝从省城回来,我可能一切都那么平静,按部就班跟着体制走,很快就能是正书记了。

林又宝,中学认识后关系就特别铁,因为他爸的馒头特别有名,所以我们都叫他包子。庆幸他爸卖包子在前,收废品在后,不然就应该叫他垃圾了!包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城里工作,后来又自己创业卖马桶,再后来,把家里给的钱造得七七八八了,索性带女友回来结婚。

他一直有一套理论,衣食住行是人类生活的最必须品,所以做生意一定得靠着这个思路去做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当时哥们几个特别崇拜他这种商业头脑,觉得在省城回来的见多识广,牛人一个。

回来后哥们几个晚上经常约个烧烤喝喝啤酒,听包子畅谈生意经。那会淘宝的东风已经吹得风生水起,刚好淘宝商城(后来改名天猫)也运营一年多了,他拍着胸脯然后大手一挥:“干电商,做淘宝商城,我们卖食品,稳赚,你们干不干?”

“干!”我跟林木,还有陈涛三人举杯高呼。

林木,发小,英俊潇洒但为人实诚,读书成绩不行,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是我们几个最先赚钱的,读书那会假期回来聚在一起吃喝都是他管,谁叫他有工资呢!平时我们管他叫阿森。

陈涛,也是中学时代的铁哥们,踏实肯干,讲义气,有头脑,在一家3个人的外企任大亚洲总裁,同时还开了公司自己做老板。因为性格忠厚,体格又壮,都叫他老牛。

“包子,咋弄呀?你赶紧说说。〞我给他满了一杯啤酒。

“是啊是啊,咋弄啊?”阿森给包子递了一条烤串。

“肯定先注册个公司嘛,这个都不懂,书都读哪去了,亏你还是个半截领导!”老牛嘴里塞满了肉嘟囔着说道。

“牛总,你是老板你说,你来说你来说!”包子把杯子伸过去碰了老牛的杯子说道。

“你来你来,我喝酒我喝酒,包子你这方面有经验,赶紧说说该怎么弄!”老牛呵呵的回答,手里的啤酒一口下去。

“这还差不多。听我说啊,来来来,你们先干三杯,我再仔细说你们听。”包子一副大老板的派头。

话音刚落,说时迟那时快,三人同时把空罐子砸了过去,同声大喝:“说!”

“我说,别砸!”包子一脸笑嘻嘻,“这个嘛,我得回去写个计划书从长计议,马虎不得,我们是要做大事的人。”

“这句是人话!”老牛又下去一串说到,“多久?”

“是啊,得多久呀!”阿森附和道。

包子故作捋胡子的动作答道,“这么大个计划怎么也得3个月吧。”

我们哥叁默契的举起酒杯作泼酒状,包子这才嬉皮笑脸的说,“明天明天,我稍微整理下,明天哥几个,再问下其他弟兄有没有兴趣,一起搞。晚上喝酒撸串就行,来干了!”

“干!”这个时候,往常昏暗的路灯都明亮多了,空气里充满了快活!

那晚大家喝得很多很多,我隐约的知道,机会来了,等候了6年的时机近在咫尺,这次一定不能错过,改写生活轨迹、追逐梦想的时刻即将开始!

抬头仰望天空,银河里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在跟我眨眼,刚举杯要敬那颗最亮的星,几个啤酒罐子砸脑门上…

“犯花痴找织女呢你?”包子一脸坏笑。

“应该是嫦娥吧!”阿森笑得很好看,露出白白的牙齿!

“没月亮哪来的嫦娥,你个二货!干了干了。”包子晚上也特别开心。

“包子,你说这个我们能做多大呢?”我望着天上问。

“按我的经验,第一年,一个月能做6万,一年72;第二年应该能翻两番,做到200万。”包子胸有成竹的说。

“200万?这么多,行不行啊!200万那我们不是能赚好多钱。”阿森惊讶得差点摔倒。

“200万,10个点的利润就是20万,20个点就是40万。”老牛回答。

“发财了发财了,我要买汽车,下雨送我小孩上幼儿园就不会淋湿了。”阿森兴奋得像开上了汽车,抓着空气方向盘转来转去。

“阿森,你扶住啊。利润不止20个点,是得30以上,食品利润高。”

“你就别吓死阿森了,你头天做生意啊,哪来的30个点,有20就不错了。”老牛大笑说道。

“20也很多了,可以了可以了。”阿森呵呵说道,“那得出多少钱来做啊,我可没你们那么有钱。”

“不多,你放心,绝对你出得起,我算过的,听我的没错。”包子拍着阿森肩膀。

“干就完了,我觉得靠谱,兄弟几个一起干,没有做不好的事。”我跟森碰了杯子,“兄弟,200万没啥,我们的目标是2000万。”

“好啦,喝两杯啤酒就2000万,还2个亿呢。吹牛不打草稿,这个是网店,不是开大工厂,你以为猪哥他爸做工程啊,那个才是大生意。”老牛给我刹了车。

“是啊,能干到200万就天花板了,卖点小食品,不是大工程。”包子接话道。

“那不一定,我们卖全国呢,没有小买卖。我有信心做大做强,我要上市,我要上市,马云说了,天底下没有难做的买卖。”我乐呵呵的继续吹牛皮。

“打住,你已经醉了,满嘴胡话。还上市,你不上天呢。”包子揽着阿森,指着我说,“刀子醉了,用不用泼点酒让他清醒?”

“不会,我相信刀子,他应该跟我们打个通光。”

“有道理,来,走起。”老牛把杯子伸了过来。

“干了,哥们几个看着,有一天我们会让这个镇的所有人以我们为傲。”我一杯见底。

“干……”

年轻的激情,筑起了我们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梦想之上,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舞台。

本文所提到的观点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之目的,不构成投资建议,不构成社商用,纯属分享。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本站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